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郭冠英批台言论自由虚伪只许台独放火《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2:00:53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4月7日,民进党执政的6个县市长齐聚台南,宣布把这天定为6个县市的“言论自由日”。这条新闻再次引发民众对台湾言论自由的争论。

台湾的言论环境到底如何?“台湾的言论自由其实蛮虚伪的,搞‘台独’的人可以放火,主张‘统一’的人别想点灯。”曾任台“新闻局”驻多伦多“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新闻组长的郭冠英如是说。

郭冠英,有人评价他是“深蓝中的深蓝”,也有人评价他“出言不逊”、“观点偏激”。四年前,他因多次以“范兰钦”等笔名发表所谓对台湾、对“台独”“大不敬”的言论而引发争议,最后被“公务员惩戒委员会”以言行“不谨慎”为由撤销公务员资格,连退休金都被砍掉。然而,此判决却被很多媒体讽为台湾“以言治罪”的“典范”。

近日,导报驻台记者来到台北市南港区郭冠英先生家中,与他聊起相关的话题。

“虽损失退休金,但我赚了名声”

导报记者:自从“范兰钦事件”被撤职后,你4年来在做些什么?

郭冠英:我2009年被撤职时刚好60岁,之后我就退休在家了,但还经常在媒体上写文章。

导报记者:有退休工资吗?

郭冠英:没有。台当局因言治罪撤我职,还不给我退休工资。

导报记者:损失了多少退休工资?后悔当时说那些被认为偏激的话吗?

郭冠英:退休金大概损失2000万元新台币吧。但我不后悔呀,对这种迫害从头到尾也没怕过呀,我只是尽一个知识分子的言责而已。何况,我说这么多爱国真心话,在“解严”之前,可是要坐牢和杀头的,但现在我只是被撤职而已。

导报记者:辛苦做了三十多年公务员,退休金快到手却没了。你太太没意见?

郭冠英:我太太也很爱国的。不能什么都算经济账,若要算账的话,那我也赚了这么大的名声。以我这名声,如果开放捐款,我去两岸各地演讲,只要一人捐我一分钱,也远远超过我损失的部分呀。

“在‘新闻局’获奖的论文却成‘罪证’”

导报记者:有人会认为你言行很偏激。比如,你作为公务员去参加“倒扁”活动,还说“参加‘倒扁’对我升官发财,有直接影响”。

郭冠英:2006年“全民倒扁”,我们不举单位牌子,表示是以个人身份去的,有何不妥?我们“新闻局”很多同事都去呀。当时民进党执政,我们又在政府部门工作,去“倒扁”当然会被穿小鞋,有影响升官发财的风险呀,但我们在所不惜。我的话错在哪?!

导报记者: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台湾只是中国叛离的一省,哪来‘主权’?其实根本没有台湾这个东西,她不是省,自废了,更不是国。”这是你说过的话,有人认为你不该这样说。您怎么评价“公惩会”以发言“不谨慎”撤你职,“监察院”以你“不机智果敢”而弹劾你?

郭冠英:台湾当然是中国叛离的省呀,我说的是大实话,李敖也讲过呀。这是言论自由范畴,台湾不是标榜言论自由吗?况且,我当时以笔名写这些文章,因此也没违反公务员的道德伦理呀。

我告诉你更荒谬的地方,此类我骂“台独”的约80%的内容,当时被我浓缩在一篇1.5万字的论文里,而这篇论文被台湾“新闻局”举荐参加评比,最终获得第二名(拿出奖状给导报记者看,还读出论文中批“台独”的句子)。你说可笑吧,一个曾经获得“新闻局”嘉奖的论文,最后竟成为撤我职的所谓“罪证”。说我“不谨慎”?根本是因言治罪嘛!

“台湾的言论自由其实蛮虚伪的”

导报记者:你也说过你是“高级外省人”,你认为这是在挑拨族群关系吗?这可能也是你被撤职的很关键的一条罪状。你觉得呢?

郭冠英:这句话我完全是调侃式的,当时是在一篇随笔性散文中所写的,跟政治评论没半点关系。好了,就算我不是调侃,而是政治评论,也只是言论自由呀,有何不可?

台湾的言论自由其实蛮虚伪的,搞“台独”的人可以放火,主张“统一”的人别想点灯。李登辉说“马英九不是台湾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竟然一点事都没有。2012年10月,当时马英九已宣布台湾获得美国免签待遇,而时任台湾“疾病管制局”副局长的施文仪在脸书上以实名的方式,说美国给台湾待遇“并不是真的免签”。另外,对陆生纳入健保议题,他又说不能把陆生纳入健保。施文仪也是公务员,还是实名的方式发表这些言论,马英九“政府”本想办他,但因民进党“立委”和议员强烈反对,最后施文仪只写了个书面检讨了事,没像我一样被撤职,退休金照拿。这是什么标准?

不过,就事论事,施文仪的事我觉得跟我的事一样,属言论自由,所以,我当时还写文章声援他,即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尊重你发言的权利。

“被‘独派’逼得在山上躲了一个月”

导报记者:你说过,“范兰钦”这个笔名是“了不起的概念”。其中含义是什么?

郭冠英:我有很多笔名,只因为这个事件炒起来了,“范兰钦”三个字才大红。这个笔名其实是“钦佩泛蓝”之意。

导报记者:“范兰钦事件”后,“独派”很恨你,听说当时你从加拿大回台湾,因为“白狼”张安乐派出的“黑帮”人士保护你,才得以脱身。真的吗?你怎么跟张安乐认识的?

郭冠英:我跟张安乐在读研究所时就成为朋友。我当时从加拿大回台,一走出机场就有很多“台独”分子拿着棍子要追打我,但张安乐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立马把我围在中间,让我上车,不让“台独”分子靠近。最终经过近三个小时,才摆脱了媒体和“台独”分子。张安乐那次安排人保护我,我事先是不知道的。

导报记者:摆脱之后,后来就没事了?

郭冠英:当然还是有危险呀,我没办法,被“台独”分子逼得在山上一个朋友住处躲了一个多月,等事件冷却后才恢复正常生活。(海峡导报记者吴生林文/图)

纯仙侠安卓版

多彩网手机app

色彩迷宫最新版

超神名将传无限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