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少女的过去与现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5:1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在一个炎热的夏夜,我陪一个美国中学生访华团到我母校参加晚会。虽然离开学校已经多年,但一看到我们曾贴满大字报的红色围墙,少女时代的往事便纷纷涌来

非常爱提问题的美国女孩纷纷问我:中国少女怎样?

你们想象中怎样?我问。

琼深思熟虑地说:不说话,不笑,非常神秘,有人管着。是这样?

这的确是个谜,谜底自己去找吧。我笑着说。

哦,你真有趣!她们都笑了,以为我在卖关子。她们真爱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晚会开始了,鼓掌,讲话。学校的小乐队放在操场尽头的一个平台上,那四周放着花,围着彩灯,还漆了黄色,差点就认不出来。那儿原本是防空洞出口。还是我当学生时候挖的,充满战争色彩。

一个女孩在台上微笑地看着我们,剪平的头发在肩上飘拂,她开始唱歌:

有句话语,

就是关于小雨,

是否愿意与我同行,

漫步在小雨里。

声音很细,很纯,还完全是少女的声音,她脸红红的,微微歪着头,端端正正站着,垂下肩膀,有点含胸,绞着手指。她的眼睛好像刚刚苏醒过来,不由自主地在幻想什么,向往什么,显得温柔极了。

我们四周许多女孩的眼睛里都出现了这表情,出神的样子。在她们中间,我看到一张虽然变老,但我不会忘记的脸,很敦实,紫红的脸膛,青青的下巴,我们的班主任!我的胃又不舒服了,不断蠕动。他平静地坐在那儿,还带着笑容。

在少女时代,在这儿当学生的时候,我也曾经感到有什么东西醒来了,心里轻轻骚动着,不知怎么的,就出神了。

那时候,女同学都喜欢唱歌,我也很喜欢唱歌。

有一次,我找到一张《我的祖国》的歌纸。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那舒缓的、情真意切的歌一下子把大家吸引住了,全班的女生都像得了宝。

放学以后,大家都自动留下来,等男同学走光以后,我们用课桌顶上门,就开始唱歌。那时没有几个人识简谱,却很快地凑出来了,不久,大家都会唱了,一个人没有比少女时代更容易学歌的了。

过了几天,早操时候,就在那平台上(那时还没有油漆,灰色的,非常难看),我们班主任向整个年级的男生和女生说:我们现在有的女同学小资情调非常严重,放学不回家,躲在教室里唱旧歌曲,像野猫叫似的

后面的话我全没听见,只想到春天晚上醒来的时候,听过外面野猫凄厉的叫声,叫得令人十分厌恶。我很想吐,胃里不断蠕动着,嘴里一阵阵发酸。

后来,我们班上的女生再也没人唱歌了。我也不再想唱歌,心里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一时全不见了。每当感到有什么东西要苏醒过来时,我再不会充满惶惑和喜悦地等待,而是厌恶地赶紧把它压下去,想到老师那句话,野猫叫似的!

耳边一阵掌声,女孩唱完了,大家都使劲鼓掌,她张开嘴欢笑,点着头,还有点矜持。她穿着白衬衣,蜡染的蓝花裙子,长过膝,像一面崭新的旗帜。

多人面前。我总感到自己很难看,不太干净,有时非常感伤,有时又非常粗暴,和人大声吵架,涨红脸,挥着拳,而且常常感到无聊,不知道用不完的精力该往哪儿打发。

不过,那种轻轻的、痒痒的骚动总不会消失,压久了,会爆发。终于到了那一年的冬天,为了帮老师开家长会,我和两个女孩留在学校里。

我们到对面小铺子里去吃饭,一边为自己已经可以像大人一样,往家捎个信儿,就在外面为了公事不回家吃饭得意不已。吃完饭回到学校。黄昏中的学校非常安静,灌木在暮色里飒飒作响。天空中绯红的晚霞显得很温柔。我感到一种不可遏止的快乐和骚动,没法形容它,它那样迅速地弥漫到整个胸间,我说:哎,我们来跳舞,怎样?

她们都兴奋害羞地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

可我们什么舞都不会跳。

我们来学白毛女逃出黄家时迈大步走路的样子。我说。

于是,我们在大楼外面铺着梧桐落叶的小路上开始互相扶着,努力把脚伸直、抬高,然后再换一只脚。突然,我们在一扇玻璃门上看到自己,一举一动都难看,真的难看,僵直的,腿弯曲着,背也弓着。我们都很伤心,我们怎么会这样,不会任何一支舞蹈。

我在这学校度过了整个少女时代,压抑而且绵绵不断地在没歌没舞和想歌想舞里煎熬。

眼前闪过一片天蓝色的短裙,一群女孩在轻快的音乐声中跳起集体舞。据说这是体育课的一个项目。她们大都剪着整齐的短发,有个女孩头上别出心裁而且非常雅致地戴着两只深红葡萄发卡。她们娇柔而热情勃发地笑,在转动中,裙子不断飘拂,露出细长而结实健美的腿,她们的腿那样轻盈地迈动,我想到春天挺拔的白杨树。

这才是少女身上才会有的生命的美,青春伊始的美。

金州定做工作服

阜阳订制工作服

淄博设计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