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能力圈覆盖不足规模瓶颈难突破交银华安中庚爆款产品临业绩坎

发布时间:2021-10-20 16:56:5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能力圈覆盖不足、规模瓶颈难突破交银、华安、中庚爆款产品临业绩坎

2020年,新基金发行迄今已突破3万亿大关,一大批新锐基金经理在权益产品发行大年中迅速成长为爆款产品的掌门人,但需要注意的是,其中仍有部分快速上位的新锐基金经理存在任职时间较短、能力圈覆盖单一、转换平台业绩下滑明显、规模瓶颈难以突破等现实问题。

交银施罗德新锐女“扩圈”

执掌产品业绩表现难言乐观

受“战疫”特殊背景催化,有多只医药主题类基金在2020年上半年迅速走红,特别是一批管理着医药主题基金的基金经理更是晋身为爆款产品掌门人一族,比如交银施罗德基金的女将楼慧源就是其中一员。

楼慧源本身是医药专业出身,毕业后也从事医药的管理工作。其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尚不到两年半,属于出道时间不长的新秀一族。目前,楼在管产品规模达到了124.69亿元,任职期间的最佳基金回报约为186.36%。

楼慧源是自2019年9月12日开始接棒管理交银医药创新的,当时恰逢医药生物概念股成为二级市场的热门行业,其成功布局了智飞生物、通策医疗等多只大牛股,从而让掌管的基金产品规模和业绩一路上升。在规模上,交银医药创新2019年四季度末的规模约为6.18亿元,而至2020年三季度末,则上升至25.97亿元;业绩表现上,继2019年全年斩获大约72.67%的净值增长后,2020年至今的净值增长率约为87.68%,在同类基金排名居前位置。

需要注意的是,管理医药基金的成功并不能说明楼慧源的研究能力圈就足够宽广,其最新挂帅的规模约为98.72亿元的新基金交银启汇就在今年表现平平。基金契约显示,今年7月成立的交银启汇的业绩比较基准是“沪深300指数收益率×65% 中证综合债券指数收益率×30% 恒生指数收益率×5%”,这意味着交银启汇是一只全市场类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截至12月23日最新收盘,交银启汇年内净值增长率仅为12.75%,年化收益在29.39%左右,在同类1220只产品中排名795位。

从原因上看,或是投资范围超越了自己熟悉的医药赛道,进而导致产品业绩表现一般。从产品成立后的首份基金季报看,十大重仓股中仅有药明康德和爱尔眼科是根红苗正的医药生物类股票,余下的重仓股包括了泸州老窖、芒果超媒、东方雨虹等沪深300标的。更为重要的是,其十大重仓股的持仓占比还超低,如头号重仓股的持仓占比只有3.37%,而第二到第十大重仓股的占比也均不到3%。

在基金季报中,楼慧源表示,该基金以自下而上的成长股选股思路为主,重点配置于消费、医药、制造、科技等,同时关注具备估值吸引力的港股稀缺标的投资机会。但是结合基金年内业绩表现平平看,楼慧源或许还是对医药之外的行业标的相对陌生,在投资时点的把握上尚缺火候。

与楼慧源有着类似情况的还有郝淼。其从业时间也不到两年,所管理的宝盈新兴产业2020年业绩也大约是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股票的一半。

上述情况说明,部分基金公司让医药主题新秀基金经理迅速扩展至大消费甚至全市场类型的做法,似乎有些急功近利或者拔苗助长了,毕竟医药行业在大消费板块中的投资逻辑与其他消费板块是截然不同的。

当然,与楼慧源形成鲜明对比的爆款基金经理是谭冬寒。作为医药主题公募基金的四大天王之一,工银瑞信2020年虽然也让谭冬寒挂帅发行了新品,但是这只新产品工银瑞信健康生活同样隶属于其最熟悉的医药主题赛道。截至最新收盘,谭冬寒的现任基金总规模为210.68亿元,任职期间的最佳基金回报为201.46% 。

郭斐、胡宜斌、田俊维等2020年失意

执掌产品业绩或因规模所限而“褪色”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部分基金经理因2019年的业绩优异而在2020年成了爆款产品掌门人,如郭斐、胡宜斌、田俊维、冯明远等,但因规模的束缚,他们年内的业绩明显失色,风头俨然被年内新一茬爆款基金经理所取代。

以交银施罗德的爆款基金经理郭斐为例,科技少侠郭斐2019年凭借交银成长30的良好表现成功跻身10强行列,但2020年在管产品的业绩表现则稀松平常:在管三只产品中,有两只表现差强人意,如交银成长30最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51.83%,在同类989只产品中排名498位,而其在2019年时还是排在第3位。

《红周刊》记者分析交银成长30基金2020年以来的三份季报情况,发现郭斐在其擅长的科技股能力圈外布局了多个其他行业公司,比如来自房地产板块的保利地产、新城控股和鲁商发展。三季度末,这三只重仓股合计的持仓占比约为13.53%。若按照基金三季报中基金的股票仓位88.39%来大致推算的话,持有这三只产品对于基金组合的净值贡献度大约为11.96%。可遗憾的是,房地产板块整体在2020年还是无甚起色。

除了房地产股之外,建材机械股也是郭斐关注的另一个建仓方向。以基金三季报为例,郭斐彼时的前十大重仓股中包括了东方雨虹、巨星科技和一拖股份,但是巨星科技和一拖股份都是三季度时才新进的标的,换言之,基金经理可能没有成功左侧布局。按照三季报时披露的持仓数据,郭斐持有这三只产品的合计持仓大约为11.92%,按照基金的股票仓位88.39%来推算的话,持有这三只标的对于组合的贡献度约为10.54%。

对比来看,长期重仓持有地产股可能是基金组合业绩大幅退步的主要原因。郭斐在季报总结中表示:“跳出科技成长的狭隘边界,以更包容的视野可以看到在国民经济的各个产业,强者恒强的产业集中度提升趋势以及追求效率的工业化规模化转型催生了更多传统领域低关注度成长股的投资机遇。”

与郭斐在2019年一道成名的还有科技股高手胡宜斌,其2020年的业绩滑落也是非常明显。究其原因,或与其对影视传媒类股票的全年坚持有关。截至最新收盘,华安媒体互联网2020年的净值增长率为18.74%,与2019年全年101.70%的业绩回报相差明显。相较业绩的下滑,其产品规模却由2018年四季度的30.87亿元增长至2019年末的115.39亿元。

正因规模的持续扩大,胡宜斌在2020年的投资风格明显发生转变,从2019年的科技类为主转移到2020年以传媒娱乐板块为主的风格,然而这种转移的结果是不尽如人意的。具体来说,基金一季报中的分众传媒、万达电影、完美世界、华策影视、芒果超媒、奥飞娱乐等均属于这一类范畴;而第二季度歌华有线和光线传媒虽然替代了万达电影和奥飞娱乐,但传媒娱乐股整体仍然在十大重仓中占据优势;第三季度虽然重仓的数量有所减少,但依然有分众传媒、歌华有线、完美世界、光线传媒和华策影视5只个股存在。

在2020年初的一档直播节目中,胡宜斌曾经公开对外表示,需要在行业痛苦的时候买入,在行业欣欣向荣的时候卖出,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痛苦的行业,这是他做成长板块SMART BETA的本质,或许这也是他年初加大布局影视传媒行业的原因所在。不过这种看似偏执的执着也随着时间逐渐修正,三季报中,胡宜斌表示:“未来将重点关注以下三个领域,首先是5G应用,其次是新能源汽车,再次是疫情后的消费复苏。”

对此,凯石财富的一位基金分析师指出:“ 胡宜斌2020年一直以传媒股票持仓为主,而2020年该方向表现一般,导致2020年业绩较为一般。胡宜斌的投资方法主要去跟踪产业做行业的布局,会在细分行业进行轮动,这类型的投资方式相比分散持股而言,业绩的稳定性会较差,轮动做对业绩就会很亮眼,而出错则表现会较差。”

或许是2020年的业绩不佳让其痛定思痛,从胡宜斌最近的四次公开调研来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其积极调研了奥飞娱乐、大亚圣象 、浙江美大和洛普药业,这些标的分属于不同的行业,其至包括了胡宜斌并不熟悉的医药行业。

对于爆款基金普遍遇到的规模束缚,深圳一位头部公募的基金经理明确表示:“爆款基金定义也是在一两百亿以上的,而我们公司则不希望一个产品做得太大。对于几百亿的基金产品来说,确实是比较难去做的。规模在几个亿至五十亿间的单个产品,只需要覆盖30~50只股票、覆盖6~7个行业里面即可,可如果产品规模一两百亿,所覆盖的行业和公司数量就需要急剧增加,那会导致整个公司投研平台的压力随之增大的。”

中庚基金爆款时代颗粒无收

明星基金经理业绩遭遇滑铁卢

如果将时间拉长,昔日风光无限的爆款基金经理在2019年至今的结构性行情中迷失方向的也是大有人在的,如秉承低估策略的中庚基金明星基金经理丘栋荣就是其中之一。《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中庚基金目前旗下仅有三只产品,并没有新品在档发行,这意味着其铁定缺席了2020年的爆款权益盛宴。

截至12月23日收盘,丘栋荣所管理的价值灵动、小盘价值和价值领航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35.95%、35.71%和27.26%,在同类产品排名中基本属于中间的位次。按照9月30日三只产品的基金份额来看,三只基金加总的规模仅为52.25亿份,勉强相当于一只准爆款的规模。

结合年内未出基金新品和规模遭遇缩水的表象来看,爆款权益时代业绩的表现不佳应是问题的关键。以三只产品中2020年业绩最差的中庚价值领航为例, 该基金成立于2018年的12月中旬,第一年所实现的净值增长率是29.62%,同类产品的排名在后四分之一;而2020年到目前为止,其业绩甚至还不如去年。

从中庚价值领航重仓股来看,其2020年以来的头号重仓股一直是柳药股份,但该股开年迄今下跌了约6.8%。虽然丘栋荣三季度持股比例有所降低,但持股占比仍有8.82%。作为一家区域性医药流通企业,柳药股份似乎与战疫、创新药、医疗器械等医药板块主流的挂钩逻辑都很勉强,该股在二级市场受一众机构的关注度并不高。

柳药股份三季报显示,在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中庚的三只产品分别位列第二、第三、第五的重仓位次,同时也是仅有的重仓该股的公募基金。《红周刊》记者结合机构持股明细对照,基金合计的重仓持股数量是2986.59万股,而这三只产品合计的持股数量则大约为2639万股,也就是说对该股重配的绝大部分仓位都来自坚定长期持筹的中庚。

与坚定看多柳药股份不同,《红周刊》记者发现丘栋荣实际今年的换手率还保持着较高的水平。记者统计发现,以中庚价值灵动2020年的重仓调换轨迹来看,记者发现看似矛盾的一个逻辑,如果说笃定在低估的板块中挖掘潜力股的话,那么重仓股的换手率应该较低,但是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从2019年的四季报到2020年的一季报,基金经理仅仅保留了柳药股份、合力泰和安正时尚三只股票;再从2020年的一季报过渡到二季报,基金经理又更换了十大重仓中的四只;继而再过渡到三季报,基金经理又更换了十大重仓股中的五只。如此情况,给人一种基金经理或许是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

上海某券商的一位基金分析师指出:“丘栋荣单独管理的价值领航、小盘价值两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大体相似,包括火炬电子、柳药股份、信隆健康等。从行业分布看,国防军工是他下半年配置较多的行业。军工行业的入选逻辑似乎和他长期的低估值高成长的pb-roe选股体系有一定出入。实际上,自从他加入中庚以来,他的整个投资策略就更偏重于中小盘企业。根据他的说法,低估值产生的超额收益是建立在低风险的情况下,同时考虑到了持续的成长能力,这种成长能力在价格和估值上也是能用低估值来解释的,低估值策略视角是动态的具备完整生命周期的角度去评估估值的高和低,但是仅从基金重仓股的换手情况来看,两只基金的换手还是比较高的,基金经理似乎也并不会花很长时间等待这些企业的价值回归。”

房产证房屋安全检测

玻璃钢花盆

50升塑料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