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美龄的美国晚年-【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30:52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宋美龄的美国晚年

自从宋美龄于1975年9月乘专机飞赴美国长岛蝗虫谷,开始她长达20余年的隐居生活,有关她的一切似乎一下子就消散在遥远的大洋彼岸了。

本报摘录了《宋美龄画传》的最后几章,向读者披露她远离政治后的几十年隐居生活,以及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故事。

母子不和远走美利坚

到台湾后,纵然宋美龄在对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权力显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大对手不是别人,乃是蒋经国。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无法忍受她和孔家兄妹权充“后座司机”,他要独当一面,开创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时代。蒋介石的私人医生熊丸说:“经国先生与夫人对外交的意见不一致。夫人便对经国先生说:‘好,如果你坚持己见,那就全由你管,我就不管,我走了。’自此夫人便到美国纽约,一直都不回来。而经国先生的个性很强,他决定的事情便一定要办到,所以也不大管夫人的意见。”

1975年9月16日中午,宋美龄搭乘“中美号”专机离台赴美,行前发表三千字的《书勉全体国人》,说:“余本身在长期强撑坚忍、勉抑悲痛之余,及今顿感身心俱乏,警觉却已患疾,急需医理。”

隐居蝗虫谷“内务部”派随从

移居纽约后,宋美龄大部分时间住在孔祥熙所购置的长岛蝗虫谷巨宅。在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曾数次往返于台、美之间,其间除了治病,最主要的还是陆陆续续地搬东西,绝大多数都是她的私人用品,来来回回,总共搬了三次才算搬完。仅1991年夏天,宋美龄最后一次离开台湾,一下子就搬走了99个大箱子。

据说,整个蝗虫谷的孔家宅地共占地34英亩,拥有如此之大的住宅基地,就是在美国本土居民中也很少见!赴美前两个月,宋美龄通过美国国家银行,从她的私人款项中拨出120万美元,专门用于房屋的修缮。这幢房子原先是孔祥熙家族的产业,而孔家没有后代在纽约,房子年久失修,实际上已经破败不堪了,经过一番花大力气的装修,终于显现出华贵原貌。

宋美龄1975年离开台湾去美国时,总共带了二十五六个随从人员。但这些人并不是宋美龄自己点名要的,而是蒋经国通过台湾当局“内务部”直接派去给她的。除了这些随员之外,宋美龄从原先的侍卫人员中,(历史人物 www.lishixinzhi.com)又挑出自己最得力的几个人,其中还包括专门给她缝制旗袍的裁缝师傅张瑞香。

宋美龄的贴身侍从钟爱民回忆说:大家一到蝗虫谷的第二天,所有侍从和警卫人员都参与了房子的大扫除。结果整个大扫除的过程断断续续搞了近两个月,光那个宽大的地下仓库就足足花去了半个月时间。

在清扫过程中人们发现,这个孔家的大仓库里东西应有尽有,就连一些想不到的东西也有,甚至还有几箱枪支弹药,有1937年蒋介石写给孔祥熙的一封请求给予经济援助的亲笔信,有数不清的字画收藏,包括国画和西洋油画……十几个侍从忙了整整一个星期,怎么整理都整理不完。结果在宋美龄的授意之下,钟爱民找来几个警卫,干脆放一把火把那堆字画连同蒋介石写的那封信一齐烧掉了。

这天下午,侍从们正在远处的火堆旁烧那堆字画,刚好被宋美龄从楼上的阳台上看见,她心有不忍地说:“这些都是我画的呀。”沉吟了一会儿她又深深叹息:“也好,烧就烧了吧,这样我就可以专心作画了。”

1950年宋美龄开始跟着黄君璧学画国画,临帖练书法,从此以后就再也没间断过。自进入老年以后,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宋美龄每天都坚持作画。但创作完成的画品绝不出售,也不会拿出来送友赠朋,只是画完后交给侍从人员保管起来,多年来她从未改变过这一原则。

移居曼哈顿74岁现老态

因蝗虫谷的住宅靠海,每逢秋冬,寒气逼人,交通又不便,如遇大雪,顿成与世隔绝之孤岛。1995年,宋美龄索性把它卖掉,搬到纽约曼哈顿一栋15层高的普通公寓。宋美龄和她的侍从们分别住在9、10两层。住在第五大道公寓的孔令仪和她的夫婿黄雄盛亦便于就近照顾她。

一般来说,宋美龄绝大多数时间都窝在10楼,很少会到9楼来,因为每下楼一次都很麻烦,必须化妆、梳头,至少要花去一两个小时。这与宋美龄的生活习惯不无关系,她始终坚守自己的两个着装原则:第一,没化好妆、梳好头,她是绝对不会下楼或是出门见其他人的;第二,她只要出门,一定要穿着长及脚踝的中式旗袍。

一位曾在蝗虫谷跟随过宋美龄的侍从回忆说,2000年农历春节前夕,他曾经提着两罐乌龙茶(这是宋美龄最爱喝的一种茶)去探望她,却未被允许进门。前来接待他的宋美龄秘书,塞给他200块钱。这位秘书对他说:“老夫人不方便见客。”这位原侍从想了想,觉得也是。若为了与一名侍从见一面,又是化妆又是梳头的,还真是太麻烦她了!

据宋美龄当年在台湾时的一位私人医生回忆:在宋美龄身上,真正出现老态的时间并不晚,早在她74岁左右动作上就已经开始显得不太灵便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便开始坐起了轮椅。这位医生还回忆说,她的记忆力已经明显开始衰退。那年回台湾参加蒋经国的葬礼,一些往日的侍卫、随从前往她下榻的阳明山别墅探望,宋美龄见到大家时,怎么也想不起谁是谁了。

魂归何处始终拒写回忆录

1991年带着自己所有的行李离开台湾后,宋美龄就未曾表现过对台湾这个孤岛的依恋。这位百岁的人瑞不再为自己染上尘埃,而是停留在她的第二故乡。

宋美龄在纽约的晚年,因孔令侃、孔令伟和孔令杰三个晚辈的相继辞世,不免有“杜鹃声里斜阳暮”的寂寥之感。1997年3月20日欢度百岁生日时,纽约宋寓热闹万分,贺礼极多。每年过生日,似乎是她最快乐的时刻。

去年3月25日,她在过一百零五岁的生日时,与她同时代的一些人如张学良都已作古,仅留下她作为一种历史的存在,代表着那个年代与过去的延续。令人遗憾的是,她始终拒绝作口述历史和撰写回忆录,对国史而言,乃是无可弥补的损失。宋美龄还在接受专访时表明,死后想葬在纽约。

信报记者刘易整理自《宋美龄画传》

《北京娱乐信报》2003年10月27日

先天性无精症能治愈吗

生物免疫治疗的费用

NK细胞治疗肾癌

北联nk生物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