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抢运电煤铁路捉襟见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2:00:52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抢运电煤 铁路捉襟见肘

7月,酷暑与洪涝煎熬着大半个中国。  在北京铁路局下属某货运站,工作人员小李已经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了。在“桑拿”一样的天气里,他的工作却一天比一天繁忙:不仅南来北往的电煤运输专列需要及时调度,而且,本站的电煤装卸也愈加频繁。“这几天,我们几乎整天都跟煤打交道,其他货物的运输基本暂停。”当然,还有一个让小李难眠的原因:如此忙碌之后,这个月的薪水却未必增加。“地球人都知道,现在谁运煤谁倒霉,不仅不挣钱,还要往里赔。”  大热天里,同样睡不着觉的,还有山西太钢不锈(000825)销售处的负责人,由于铁路运力难以安排,公司已有大批成品钢材积在库中,虽然售出,但无法运出。“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今年的生产肯定要受到影响。”  上述两人虽远隔千里,但却因同一事件而焦头烂额。“全国铁路大干20天,增加抢运电煤600万吨”的豪言壮语,在他们听来,完全是另一番滋味。  标本难兼治的赔钱买卖  事情还要从7月16日铁道部召开的紧急会议说起。由于7月中旬以来,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持续高温,本已捉襟见肘的电力供应再度告急。全国电厂平均发电用煤库存不足8天。此事经五大发电集团反映,惊动中央高层,以至中央领导亲自向铁道部询问情况,要求无论如何保证电煤运输。  于是,一场多年未见的全国铁路系统集中抢运电煤的战役,从7月19日打响。按铁道部计划,8月7日前的20天中,全路将增运电煤600万吨,确保电煤日均装车增加5000车,以在北方主汛期来临前,力争全国电厂平均电煤库存达到15天的安全线。  然而,肩负重任的铁路部门虽激情满怀,但对于中国铁路系统本身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我们现在重点路段铁路职工上下班的通勤车都已停运,但仍无法完全满足电煤运输的要求。”北京铁路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记者说。  资料显示,中国现有铁路里程占世界铁路总里程的6%,却完成了世界铁路客货运输量的24%。中国铁路的货运量、客运周转量和运输密度三项指标均居世界第一。中国人均铁路里程仅相当于一支香烟的长度,铁路货运目前基本上只能满足全部铁路货运需求的60%。据来自铁道部的数据,全国各地每天向铁路部门申请的货运车皮数量达到15万至16万节左右,而全路仅能满足其中的9万多节。目前,京广、京沪、京哈、陇海等四条铁路干线利用率均已达到100%,而大秦、石太等煤炭运输干线,都已实际超负荷运行。  “抢运措施充其量只是治标,要想标本兼治,则必须加大铁路线路的新建和改扩建,而非当前应急的增加车皮和运输组织管理能力挖潜。”这位人士对记者说。  据了解,通常情况下,铁路挖掘运力主要通过增加车皮、新建扩建线路和提高运输组织管理能力三项措施实现。而显然,短期内新建、扩建铁路线路几乎没有可能。  但是,在增加车皮方面,作为应急,铁路企业以国家的名义收购的原属于企业的自备车的数量相当有限,何况,大多数企业自备车已被改装,无法完全合乎电煤的运输要求。而在运输管理挖潜,铁路部门也似乎已黔驴技穷。  以大秦铁路为例,这条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全线重载煤炭运输专线,如今已超负荷运输20%以上。据一位在大秦线上工作的老铁路职工告诉记者,大秦线几分钟就要通过一列5000吨以上的煤炭运输专列,日夜不息。而该线穿过燕山山脉的一些隧洞中,煤灰已积深半尺多厚。  此次抢运除了无法根本缓解中国铁路运力不足的矛盾外,更让铁路人难以接受的是,抢运几乎就是“赔本赚吆喝”。  铁道部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全路货运平均价格为每吨公里8.1分钱,而煤炭的货运价格远低于这个标准。相比之下,大宗高附加值货物(如:钢铁、焦炭)的运输费用较高。若按市场经济原则,铁路是不会做出抢运电煤决定的。  “但煤炭和粮食一样,都是国家重点战略物资,保证它们的顺利运输,是铁路的政治任务。作为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国家有难,铁路没有不帮的道理。”相关行业损失谁来买单?  国家有难,国有企业定当冲锋陷阵。但另一方面,抢运电煤的同时,其他高度依赖铁路运输的行业的正常运输时间与空间,又如何保证呢?  在铁路运输业界,非煤炭类货物俗称“白货”。从下例可见当前“白货”运输处境的尴尬。  山西太钢不锈销售处负责人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公司每天从太原火车站向全国各地的用户发货170~180车皮,约1万吨。但自铁路系统打响抢运电煤战役后,车皮数量急剧下滑,目前,连每天最低保证量50车都难以满足。而且,即使有车皮,也都是质量低劣的“烂车”。  “我们目前发往上海、山东的车皮可能要到8月底才能落实,而除了等,我们现在几乎无计可施。”不仅是钢铁行业,山西的焦炭、水泥等依赖大宗运输的行业,都在抢运战役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只是目前随着水泥、焦炭的山西本地市场的渐旺,公路运输在两个行业中的比例有所上升,因此,影响的程度与范围相对较小。  对于此次全路抢运电煤对中国宏观经济,尤其是其他运输依赖性较高行业及铁路企业自身的不利影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刘满平认为,考虑到抢运行动的暂时性与应急性,抢运本身不会对宏观经济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对于某些行业的一定程度的冲击,在所难免。  首先,由于电煤运价低,抢运会造成铁路企业的总体经营效益下滑。这对正处于改革与重组关键时期的中国铁路来说,不能说是件好事。而且,短时间内抢运大量电煤,很可能影响铁路客运,造成列车延误,不利于铁路已在广大旅客中树立的良好形象。  其次,突击抢运影响了正常的运输秩序,可能加剧了原本运力偏紧的货运市场,使得主要依靠运输的行业的正常运输受到挤占,相关产品价格产生波动。如:原本价格有所下降的钢铁、有色金属等,可能因供应不足、运价上升,而市场价格暂时回升。  第三,煤炭运输结构性矛盾将更加突出,主要表现为电煤运输与钢铁用煤、化工用煤运输的矛盾;合同煤运输与市场煤运输的矛盾;大矿与地方矿运输的矛盾等等。

会议场地租赁价格

机械加工

拖拉机

土工格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