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百亿郎酒商标私有化调查谁主导了零对价转让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6:07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管厂家

百亿郎酒商标私有化调查:谁主导了零对价转让

十年前郎酒的改制让其形成一种格局:商标归古蔺县政府,资产归改制方民营企业宝光集团董事长、现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改制之后,郎酒生产销售渐有起色,白酒行业均赞汪俊林厚道,因为他没有另起炉灶培育自己的主打商标。  盛誉之下其实难负。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目前,“郎”、“红花郎”商标已经被汪俊林间接控制。  整个过程蒙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审批流程简单而步骤复杂。古蔺县人至今还不知道,相当于全县数年财政收入的百亿商标资产,已经易主。到底是谁主导了郎酒资产的廉价改制呢?政府和企业相互推诿,均不说自己是主导者。  百亿商标由公转私  持有商标的久盛投资2010年末改制成为泸州宝光集团控股73.8%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1963年,郎酒获首届四川省名酒评比金奖,同年晋升为中国八大名酒。1984年,“郎”牌郎酒被评为国家名酒,获国家产品质量金质奖章,荣获“中国名酒” 称号。“郎泉”牌兼香型郎泉酒被评为中商部优质酒。1989年,53 郎酒蝉联“中国名酒”称号;1997年,“郎”牌商标被国家工商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享受世界范围的特别保护。2011年郎酒品牌价值居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第51位,食品饮料行业第5位,白酒行业第3位,价值175.55亿元。  以前,这些商标资产由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代县政府持有,许可给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在酒等商品上独占使用。据古蔺县当地政府官员介绍,“商标使用费按照郎酒厂销售额的一定比例确定”。  其实,古蔺县控制商标资产的目的还不只是收取商标使用费。“离开商标,白酒就没有那么值钱,如果培育一个没有历史根基的品牌,成功的几率很小。”上述政府官员透露,郎酒厂为了使用商标,就不能把公司外迁,这样税收就能留在当地。  但是,2010年,古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将这笔巨额资产转让给了古  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公开资产显示:久盛投资是一家注册资金仅有50万元的小公司。  2月3日,记者前往该公司注册地古蔺县金兰大道财政综合楼采访,但是找遍所有楼层也没找到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该楼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没有这家公司。  久盛投资顿时蒙上一层神秘色彩。“国有独资公司”、“民营企业”、“应该是专门投资酒厂的公司”——坊间对该公司的说法不一,在关键的投资人和资产内容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记者从古蔺县政府相关部门获得的权威信息显示,久盛投资只是一个商标管理机构,以前是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独资子公司,2010年末改制成为泸州宝光集团控股73.8%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目前法人代表为杨先本。  值得注意的是,宝光集团是汪俊林控股的企业,杨先本系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厂长,汪俊林部下高管。这也意味着,郎酒商标资产经过两次转手,最终被汪俊林控制。  谁主导了廉价转让?  “郎”等商标转让给久盛投资时采用直接划转的方式,对价为零  据当地人士透露,“郎”等商标转让给久盛投资时采用直接划转的方式,久盛投资支付的价款为零。  《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规定,经各级人民政府或其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国有独资企业与其下属独资企业(事业单位)之间或其下属独资企业(事业单位)之间的合并、资产(产权)置换和无偿划转可以不进行资产评估。  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在把“郎”等商标转让给古蔺久盛投资有限公司时,后者还是前者全资子公司,零对价划转似乎无可厚非。  但是,在久盛改制的时候,商标资产是否需要评估呢?  《企业国有资产评估管理暂行办法》对此有规定,非上市公司国有股东股权比例变动行为时,应对相关资产进行评估。  《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对无形资产价值评估方法也亦有明确规定:自创或者自身拥有的无形资产,据其形成时所需实际成本及该项资产具有的获利能力;自创或者自身拥有的未单独计算成本的无形资产,根据该项资产具有的获利能力。  那么,郎酒商标的改制前耗费了多少成本?改制后耗费了多少成本?现在的获利能力如何量化?  2月3日,记者在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找到了杨先本,杨先本得知记者要了解商标转让过程和价值后,脸色一沉,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后就关住了办公室门不肯见记者。  按照规定,重大国有资产的转让,要层层审批。从下到上的审批程序为,古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财政局国资股、财政局局长、县政府常务会、县委常委会。  《企业国有资产评估管理暂行办法》还规定,企业国有资产评估项目实行核准制和备案制。经各级人民政府批准经济行为的事项涉及的资产评估项目,分别由其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负责核准。古蔺县财政局国资股股长王爱萍称,“现在商标仍然属于政府。”  古蔺县负责企业改制的发改局经济体制改革股也不知道久盛投资已经由国有独资公司变成了民营企业控股的公司。“没涉及到职工安置,重大资产处置的国有股权转让由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自己做主。”  难道古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没有经过政府同意,就将商标资产控制权转让给汪俊林了吗?  记者就商标转让求证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仲超,陈仲超沉默许久后说,“你找政府吧,这是政府行为。”  精心设计的资产转让过程会对郎酒产生什么影响呢?  汪俊林2008年组建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并想以此作为上市融资的主体。但是后来未能成行,政府人士告诉记者,原因在于郎酒资产不完整,手中没有商标所有权。按照现在证监会对资产完整性的规定,资产必须在发行人名下。  2011年,郎酒酒类销售额突破100亿,在以酱香型白酒为主打产品的企业中,营业收入仅次于茅台。如今,郎酒生产性资产和商标资产的最终控制人均是汪俊林,合并到发行人名下冲击IPO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

补习ib

alevel数学

ib教育